香港高度繁荣的来源、保证与未来
 

香港拥有高度繁荣、高度自由和高度自治。因持续的示威活动,惠誉下调香港信用评级。

一、香港高度繁荣的现状

香港是重要的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和国际创新科技中心,是全球最自由经济体和最具竞争力城市之一,是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是一座高度繁荣的自由港和国际大都市,与纽约、伦敦并称为“纽伦港”,被GaWC评为世界一线城市第三位。20193月发表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中,香港位居第3名,仅次于伦敦与纽约。截至2019年,香港连续25年获得评级为全球最自由经济体,经济自由度指数排名第一。

2018年,本地生产总值28453亿港元,人均本地居民总收入为40.09万港元。依据20185-6月香港居民工资中位数统计,每月工资中位数为17500港币,约15500人民币。这在全世界都是高收入水平,并不弱于欧美日本。

香港是世界重要的海运及空运中心。2018年,香港货柜吞吐量1964万个标准箱,在全球集装箱港口排名第72018年,香港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排名世界前10,国际旅客吞吐量世界第3,货运量世界第1。目前,香港每天往返伦敦的直航航班为6个,纽约航班为5个,洛杉矶航班为4个,旧金山航班为4个,悉尼航班为7个,迪拜航班为7个,巴黎航班为3个,法兰克福为3个,新加坡为18个,东京为22个。香港还有许多独特的亚洲航线,如日本的福冈、广岛、石垣、鹿儿岛、熊本、宫崎、冈山、札幌,韩国的大邱、济州岛,台湾的花莲、台南等。

香港聚集了世界知名大学。依据2018年第15QS世界大学排名,香港大学位列全球第25位,香港科技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分别排第32位和第46位。

香港享有世界罕见的高度自治权。按照“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则,香港的外交、防务由中央负责,香港享有行政、立法与司法权,全国人大常委行使《基本法》的解释权。在某种程度上,相比于美国联邦与州政府之间的分权,香港拥有比美国的州更多的地方自治权。比如,不用向中央政府纳税,不用承担驻军的费用,享有司法终审权,独立的关税地位和有关国际条约缔结权等。

二、香港高度繁荣的来源

香港的繁荣绝非来源于英国的殖民管治,贫困的印度、巴基斯坦,独立以前的新加坡,以及英国殖民时期的威海等都足以证明这一点。

香港也并非如同江浙地区一样,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上必然的富庶之地。事实上恰恰相反,历史上香港绝大部分时间都属于荒岛,繁荣时光只有近代极其短暂的百年。香港的高度繁荣来源于香港早期获得来自上海转移的大量资金,之后扮演了内陆与国际沟通的唯一桥梁的垄断性角色。

1793年,马加尔尼向乾隆帝提出:请于舟山附近划一未经设防之小岛归英国商人使用,以便英国商船即行收歇,存放一切货物且可居住商人。鸦片战争前,英国外交大臣帕麦斯顿向英国驻华外交代表义律指示:出于军事和商贸的目的需要在中国沿海永久占领一个岛屿,要义律在舟山和厦门中间二者择一,其中舟山更优。香港都从不在考虑范围内。

英军18407月第一次占领舟山后,因反抗激烈、疫病肆虐,于是不再坚持占领舟山。1840年底,英军从舟山退兵“暂驻”香港岛。义律占此荒岛,令帕麦斯顿极其失望。英国政府将义律革职,改以璞鼎查爵士接任驻华全权代表。

璞鼎查上任后英军二占舟山。但民间武装反抗,浙东居民不向英军售卖淡水和食品,英军只能从澳门甚至新加坡获得补给。驻舟山英军近一半染病。璞鼎查最终同样只能选择香港而非舟山作为英国“根据地”。璞鼎查代表英国政府与清政府签订《南京条约》,其本人出任英属香港首任总督。

港英政府财政至1855年才达到财政收支平衡。1892年前,香港仍是荒岛,零星住着渔民村夫,以耕地和打鱼为生。香港岛逐渐成为世界最大的鸦片贸易集散地。1891年,香港历史上第一个证券交易所成立。直到1949年,香港的经济发展水平和金融业的发展都不能与上海相比。

然而1937年上海沦陷,大批商人带着资金南逃香港。20世纪40年代后期,随着南京国民政府的溃败,更多沪上资本涌入香港。据不完全统计,从1948年到50年代初期,长三角地区移民带来的财富占当时香港社会总财富1/2以上。进入冷战年代后,内陆因种种原因关上国门,“大上海”就此沉寂,香港就此开始繁荣之路。上海转至香港的纺织业给香港带来第一次发展机遇。60年代,香港年均经济增长速度为12.7%

70年代,全球掀起金融自由化浪潮,香港迎来第二个发展机会。香港解除外汇管制,开放黄金市场,成为“自由港”,逐步达到世界领先水平。1978年内陆开始改革开放,香港扮演内陆与国际的桥梁角色。各国资本通过香港进入内地,香港逐步从制造业转变为金融贸易航运中心。1986年,香港成立香港联合交易所,金融业成为香港支柱产业。

然而从1998年起,内地开始连续长达15年的两位数增长,上海北京迅速发展,逐渐替代大部分香港的金融桥梁的作用。尤其是2003年中国加入WTO,国际资本可以直接进入中国内地,不再需要香港的特殊地位。此外,香港传统的金融、贸易、航运等产业,也面对来自深圳、广州的竞争。香港发展相对慢了下来。

三、香港高度繁荣的保证

以往新中国被西方封锁,把香港作为其唯一的对外窗口。香港作为中国对外窗口这一垄断性地位的获得只能是历史偶然,香港的繁荣存在偶然性因素。在中国加速改革开放以后,这一垄断性地位已不复存在。

但是,未来香港经济长远发展的保证最终依然只能来源于内陆。国家在“一国两制”下给香港创造条件,给予政策支持,是香港未来经济长远发展的保证。尽管香港已经不再是中外交流的唯一桥梁,但是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仍具有其他内陆城市所不可替代的优势,仍可在金融以及其他某些领域继续承担桥梁左右。虽然由唯一性和全局性桥梁转变为局部性桥梁,但是,考虑到以前中国经济体量极小,而目前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因此,即使是局部性桥梁作用,所产生的经济影响也绝不亚于当年。

此外,未来香港可在继续充当好内陆与西方桥梁的同时,努力寻找新的次要性的发展机遇。例如,依托香港知名大学科技优势,从科技竞争中获得新的发展,从而逐步减轻对地产行业的依赖。

事实上,回归以来,中央已经采取一系列惠港政策支持香港发展。2003年签署并实施《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基本实现香港与内地服务贸易自由化。中央巩固与提升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支持香港成为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支持香港参与多边和区域经济合作,支持香港在粤港澳合作中发挥重要作用,推动大陆与香港企业联合“走出去”。

在中央政策支持下,香港回归以后的实际发展速度并不落后于美国及西欧,近几年仍处于3%左右的水平。只是相对于内地连续长达15年两位数以及目前约6.5%的增长,香港经济发展相对缓慢。未来几年内陆经济可能处于6%左右的发展水平,香港可能以约3%的发展速度,香港会陆续被广州以及其他更多的城市赶超。

1 香港2010年后的GDP年度增长率

年份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增长率

6.77%

4.81%

1.7%

3.1%

2.76%

2.39%

2.18%

3.84%

3.02%

香港需要解决眼前爆出的诸多底层问题,清除阻碍经济增长的阻力。根据英国《经济学人》2015年的统计,香港已经成为全球“裙带资本主义”最严重的地区,财富集中度逐年上升,已经超过80%,社会阶层流动性急速下降。中下层生存压力越来越大,从而引发与大陆之间的对立和裂痕。而这种裂痕被政治加工,又反过来阻碍香港的最大优势,即阻碍香港继续以其灵活的机制充当大陆与世界的润滑剂。

四、香港高度繁荣的未来

因持续的示威活动,201996日,评级机构惠誉将香港信用评级由“AA+”下调至“AA”,并将评级展望由“稳定”转为“负面”。

但是,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香港仍能保持经济的高度繁荣,主要有以下理由:

一是在于香港具有无可比拟的先天优势。香港暂时无需上缴国税,也无需像新加坡、韩国那样需要维持巨大的国防费用。上海市2018年向中央净上缴转移支付6876亿元。韩国2018年国防预算约2530亿元人民币。新加坡2019年国防预算约114亿美元,占全国GDP3.3%,占政府总支出19%。得益于毫无经济负担,香港特区政府财政稳健。2018年底特区财政储备总额11619亿港元,外汇储备资产4247亿美元。充裕的财政储备能应付开支需求,并确保宏观经济及金融体系维持稳定,并能在需要时推出发展措施,支持经济发展。

二是中央大力支持。随着“一带一路”行动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规划的推进,香港将继续分享内地发展与政策的巨大实惠。ING经济学家建议,加强与大湾区的融合程度,是香港的唯一出路。

三是全球最自由经济体的地位可吸引全球投资者。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国际航运中心、国际贸易中心的地位作用依然不可替代,科技教育水平突出,都足以保证香港相当长时期的发展。

 2019-9-13 13:5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