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8年《核态势审议》看美国核力量的新发展
 

任武能

美国防部2018年《核态势审议》报告要求美国应发展三种灵活的核能力,包括:维持“三位一体”核力量、以非战略核能力加强威慑、推进核指挥控制与通信的现代化。《核态势审议》报告标志着美国已经开始重振其核力量。未来,美国“三位一体”核力量将全面更新,低当量核武器将成为美国增强核威慑的新方向。

一、报告出台的主要背景

美国防部2018年《核态势审议》报告的出台有新政府强力支持、应对新的威胁环境、解决核基础设施老化等三大背景。

一是特朗普对核武器的发展与前任政府截然不同。美国自1967年核武器储存数量达到高峰以后,近几十年以来其核武器一直处于消减状态,目前核武器储存数量为60年来最低水平,库存弹头仅余4000枚。美国曾经寻求以常规武器实现战略效果,为此出台了“常规快速全球打击”(CPGS)等诸多项目,但效果并不明显。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仍在继续大幅削减核力量。而特朗普在选举时就呼吁重振美国的核力量。2017127日,特朗普宣布,“国防部需要出台《核态势评估》报告,确保美国核威慑的安全、可靠和有效”。

二是为应对新的威胁。2018年《核态势审议》报告提出,美国面临正在演变和不确定的国际安全环境。美国一直在持续削减核武器数量、降低对核武器的强调程度。与此同时,俄中等国却正在发展新型核能力。朝鲜继续非法寻求核武器及导弹能力,公然违抗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伊朗保留可在一年内研制出核武器的能力。特朗普要求美国在核武库中增加“适度补充”,以应对新兴地区威胁。

此外,设施老化也是朗普政府重振核基础设施的原因之一。美国冷战时期的核系统,如B-52轰炸机等即将退役,必须再次对武器结构和工业基础进行投资。美国能源部管理的弹头制造工业基地处于破败状态。国家核安全局每年获得能源部约一半的预算用来运行3个国家实验室、4处生产设施和1处位于内华达的试验场,负责维持和翻新军事运载系统上携带的所有核弹头。美国自20世纪80年代起即不再开发新的核弹头,一直在延长遗留弹头寿命。由于钚-239放射性半衰期为24000年,且退役弹头的钚核可以重新利用,这一策略当时可行。但停止新核武研发25年后,相关技术和设施已经开始萎缩。例如,自里根时代以后,裂变装置核心的钚核的生产基本停止,美国不再例行制造钚核。热核弹头所需的氚的生产也极低。橡树岭Y-12铀浓缩设施则部分建造于1943年“曼哈顿项目”期间。如果不迅速增加投资,美国的核力量就会开始退化。美国需要重组从事核弹头生产的实验室和生产设施,以提高钚核和氚的产量。

奥巴马政府任期初期就反对建造下一代核弹头,不赞成采取措施重振核基础设施,并在第二个任期取消耗资巨大的重建橡树岭Y-12铀处理设施的计划。现在,美国核武器基础设施将获得更多资金,逐步重建其技能和生产能力。

二、美国的核战略目标及针对性威慑战略

美国主要依靠报复性威胁而非主动防御来防止核进攻。美国最高核政策及战略优先事项是慑阻敌人发动任何规模的核攻击。特朗普强调美国的长期目标是消除核武器,但核武器从世界清除前,美国必须拥有安全可靠的现代化、灵活、弹性的核能力。

2018年《核态势审议》报告提出,为实现核力量态势的国家长远目标,应对不同潜在对手的威胁,美国须采取针对性威慑战略。针对俄罗斯,报告提出,俄罗斯认为通过有限一次核打击可以瘫痪美国及北约,从而以有利于自身的方式结束冲突。美国必须能纠正俄罗斯关于有限一次核打击的误判,并慑阻其核及非核战略攻击。这就要求美国拥有一系列有限及分级选项,包括各种投送系统和爆炸当量。针对中国,报告提出,美国将确保中国使用核武器将面临无法承受的代价,并准备好对中国的非核或核攻击做出决定性响应。针对朝鲜,美国将确保朝鲜明白,其对美国或美国盟友和伙伴发动任何核攻击将导致其政权覆灭。

三、全面更新“三位一体”核力量

2018年《核态势审议》和美国往届政府的核态势审议都要求美国维持“三位一体”核力量。保留“三位一体核力量”,则敌方几无可能对美国发起战略突袭。而即便是消除“三位一体”核力量中的任何一支力量,也会降低敌方发起首次打击面临的反击。例如,如果消除洲际弹道导弹这一支柱,美国的报复性选项减少,攻击者则只需摧毁大约20个目标,这将使美国在危机中面临不稳定局面。尽管俄罗斯和中国未必有能力在海上找到美国的弹道导弹核潜艇,但是中俄知道美国轰炸机和潜艇基地位置。如果美国洲际弹道导弹退出“三位一体核力量”,若中俄未来在反潜作战能力上实现突破,就会动摇美国战略威慑的基础。

美国正在全面更新“三位一体”核力量。海基核力量方面,正在开发第五代“哥伦比亚”级弹道导弹核潜艇,将取代14艘“俄亥俄”级弹道导弹核潜艇。陆基核力量方面,已启动“地基战略威慑”(GBSD)项目,将从2029年开始替换“民兵”3导弹。空基核力量方面,已启动下一代B-21“突袭者”轰炸机项目,预计于20年代中期开始取代B-2隐身战略轰炸机。2020年部署B61-12重力炸弹,取代B83-1B61-11重力炸弹。启动“远程防区外”(LRSO)巡航导弹替换项目,发展可突破及抵挡先进一体化防空系统的防区外武器,使战略轰炸机未来维持投送防区外武器的能力。

四、低当量核武器成为美国核威慑新的发展方向

《核态势评估报告》建议美国为核武器库增加低当量核武器,目的在于增强美国核力量的灵活性和响应能力,以非战略核能力加强威慑,满足国家战略提出的新需求。

一是美国将维持并加强在世界各地前沿部署的核轰炸机与拥有核常兼备打击能力的飞机,在前线飞机上部署非战略核武器。目前,F-15E“鹰”式多用途战斗机可携带B-61重力炸弹,未来F-35“闪电”Ⅱ联合攻击战斗机也将具有核打击能力。将与B-61炸弹延寿项目相配合,为前沿部署的F-35战机集成核能力。美国将与北约合作,确保并在必要时提升驻欧核常兼备飞机的战备性、生存能力及作战效能。

二是开发用于潜射弹道导弹的低当量弹头,研发新型潜射巡航导弹。近期方案是改装少量现有潜射弹道导弹弹头以提供低当量选项,很可能为“三叉戟”2潜射弹道导弹装备低当量核弹头,以慑止俄罗斯对波罗的海国家使用小型核武器。尽管美国目前已经拥有较低当量弹头,但这些弹头只适用于空基发射系统,能够被俄罗斯防空力量拦截。如果潜艇能配备上述弹头,未来将为美国提供更多核选择。此外,“战斧”潜射核巡航导弹已于2013年从美国核武库退役,美国将恢复该导弹的部署。较长期的方案是寻求开发一种装备核弹头的现代化海基巡航导弹。

特朗普政府担心俄罗斯有限运用核武器。报告称,俄罗斯认为,有限首先使用核武器(可能包括低当量武器)可以提供优势。俄罗斯之所以有这种想法,部分原因是俄罗斯认为其非战略核系统的数量和种类更多,在危机和低级别冲突中可以提供高压优势。因此,报告呼吁“现在扩大灵活的美国核选项,把低当量选项包括在内”。2018年《核态势审议》报告的主要作者之一,参联会战略能力部门副主管格雷格•韦弗称,美国和北约需要更广泛范围的可靠低当量核选项来执行一件非常具体的事项:说服俄罗斯领导人,如果他们在与北约的战争中动用有限核力量,美国的回应将会让他们无法实现目标,并且付出的代价远超其能获得的利益。通过增加更小型的核武器,美国可消除对手的这种“误解”,即美国不会回应使用低当量炸弹的国家。

《简氏防务周刊》网站称,《核态势评估报告》要求开发的核武器,尤其是为海军平台增加低当量核武器选项,除了可能用于应对俄罗斯以外,对解决朝鲜问题同样具有特别意义。如果朝鲜通过一连串升级和误判,最终用低当量洲际弹道导弹击中美国盟友或者美国在亚洲的基地,用热核武器令平壤数百万平民丧生可能是过度反应。但美国可能认为,对朝鲜核发射作出常规反应将是不够的,因此低当量核武器可以提供更适当的选项。

原创文章,转载须说明出处与作者!

作者:任武能,北京顺希科技。

北京顺希科技官网:顺希网www.prooud.com

北京顺希科技微信公众号:顺希信息

 2018-2-11 11:54:02